初之心态
当前位置:首页 - 体育 >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2019-11-18来源:时代财富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车澈选角,当然考虑了话题度。嘻哈老炮热狗,顶级流量王源,曾经的“QQ音乐三大天王之一”汪苏泷,女团成员,快手神曲制造者高进、曾轶可……这些人携带的能量场或大或小,由曾经操盘了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车澈一捏合,碰起来,事情就有意思了。

车澈也头疼,这回的节目叫《我是唱作人》,嘉宾写歌也唱歌,技能点都不少,各有各的性格,最难搞的头一份数是梁博。

“我们节目组觉得你不难聊的人,大概两三个吧,我们节目组一百多人啊。”节目录完涮火锅时,车澈同对面的梁博吐槽。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火锅时间

节目做了四期,梁博每期要求自己给点新东西,第一期《表态》,钢琴和吉他,第二期《出现又离开》,爱尔兰肘风笛,第三期《黑夜中》,鼓,第四期《曾经是情侣》,大提琴。

音乐上玩了这么多花活儿,梁博老师这边对造型却似乎没啥讲究,从第一期到第四期,一水的黑西装黑衬衫黑T恤——配合台风来了眉毛都不抬一抬的表情,两个字,肃穆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动起来另当别论


对路人而言,梁博的印象大概如上所述,界限清晰,看着烫手。但在《我是唱作人》这个场子里,梁博提供了出人意料的幽默。四面墙,一个跷跷板,节目组有意在这个“下位区”(类似淘汰候选区域)空间制造紧张。

梁博不买账,“我不可能坐地上”,高进和王源玩跷跷板时,他好奇绕过去看,一起来呗?高进邀请他。他吓得一塌腰,头也不回溜之大吉。

落到下位区,梁博不慌,反而偷偷开心。“一直给你捧着吧,也有点不自在。”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这话恰好也和梁博这些年的轨迹契合,《中国好声音》一战成冠军,《歌手》重回视线,不接商演不搞花样,梁博在舆论场上“被”带上了高地,但站得越高,他越想从上面蹦下来。

“就这样,我觉得才叫玩。”

将梁博送入下位区的《黑夜中》,又是一首不适合竞技的歌


车澈显然不是第一个为梁博头疼的导演。2012年,梁博穿着绿T恤——像你隔壁的男同学,抱着把吉他——他口中的战友,来到《中国好声音》。

“大家好我叫梁博,今年21岁,来自吉林长春。”这一年他还在吉林艺术学院读书,21年里几乎没离开东北,“梁博”的“博”被他念成了“be”音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录节目,难免有各种赛程规定,从吉林艺术学院骤然登上现象级舞台,梁博对大多数规定并没有多少话语权,他暗暗给自己定下两个原则:不编故事,不唱不想唱的歌。

那时候各种身世故事还轮番在选秀场上博眼泪,有的故事是真的,有的是编的;有的素人其实早已是业界浸淫多年的主,梁博倒是实实在在的素人,素到跟衣服差不多,永远是黑西装黑T恤。

编导说,梁博你能换一套吗?梁博摇摇头,不换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到了今天,依旧是这身


17年夏天,梁博去香港拜祭家驹,称为此行最大的意义。看见家驹的时候,梁博想,这就是最早吉他老师拿一百块钱的破木吉他弹《真的爱你》的时候,让我要疯要死的那个人,就在我面前。没有悲伤,没有感动。梁博没说话,注视了很久,行礼。

梁博最早学画画,原来吉他只是个寻常的生日礼物,听了《真的爱你》后,一发不可收拾,上课也偷听,随身听听坏一打。随后校园组乐队,争取到校园演出的机会,一开口,自己疯了,观众也疯了。

导演拿这人没辙。杵在话筒前面,梁博不是最耀眼的那个,自能拢一波观众。评委之一杨坤总结,看着平平淡淡,永远到最厉害的时候给你一下子。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爆冷夺冠后,“梁博是凉茶之子”“梁博有后台吗”“梁博的家世”这几个问题在搜索引擎上被反复查询。得知梁博父亲是做汽配买卖,母亲也是个体户后,众人又失望离去。

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,因为没作品不想搞翻唱的商演,还想考研,和灿星僵了很久解约,又消失了半年经历了考研失败,梁博才和新东家少城达成协议。

14年4月24日,大家眼里消失了2年的梁博发布了同名专辑,一道线划出黑白二色,写着“梁、博”两字,简单得要命。流行音乐专辑的常规做法是使用真人照片,以照片为基础来做设计。少城那边看到这封面第一反应,太没安全感了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可惜在经纪协定里,梁博早早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大的权限:企划、创作、录制、造型、商演……专辑设计,关于音乐和关于个人的一切事,梁博都拥有绝对的把控权。

有权归有权,所有人听到他想邀请美国传奇音乐制作人Michael Beardon 来制作专辑时,都被这家伙的想象力吓一跳。

新人,头张专辑。直接就请公司找了麦当娜、惠特妮·休斯顿和迈克尔·杰克逊的制作人Michael,梁博手上握着的唯一砝码几乎就是“中国好声音冠军”。和老板一起飞去美国,敲开门,老板自然要介绍这重头衔,在一旁的梁博留神观察着,他看出来Michael 对这些没什么兴趣。

回到酒店,梁博打开电脑,打开了好几个在线翻译网站,把自己想说的从英文翻译成中文,再切换到另一个网站看看翻译是否正确,翻译进程以几个字、几个字往前推动,梁博给Michael 发了封邮件:

请你理解我的公司,他们觉得我需要光环。你是做音乐的,我没有你有名气,但也是做音乐的。希望你能从音乐上了解我是谁,再给一个评价,好不好?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在美国,梁博和美国好声音选手街头即兴演出,被解读为落魄的证明


最终梁博的demo 打动了Michael。两人一起死磕了几个月,排练试音休息时,梁博问Michael ,人们为什么不喜欢简单?为什么要把简单的事儿搞得很复杂?

Michael 沉默了半天,才说起个小故事,曾经自己和迈克尔·杰克逊 合作时,团队的人都觉得一首歌已经到达了它的极致,但是迈克尔·杰克逊说不行,还不够简单。

两人一起折腾出了黑白两色的《梁博》,这当然是张还有很多上升空间的专辑,最为人称道的是真诚。乐评人耳帝评价,梁博太单纯了,就搞了一张20岁的作品出来,就是真实的自己,真实的水平,国外制作人插手也要保留这真实的本质。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梁博在美国


和《中国好声音》相隔两年,又是这么“静”的一张专辑。比赛时积攒的粉丝已经流失不少,自然卖得不好。

各大选秀综艺的第一届第一名都是占尽好处风头的那个,旁人看来,梁博这分明是把一副好牌打得稀烂。

首次做综艺访谈时,李静拿话试他,以前那些一起出来的好声音学员都赚钱了,你羡慕吗?是不是没他们赚的多?

梁博反应挺快,我不是没他们赚的多,(压根就)没赚过。

赛后几年,梁博已经在路人心里种下不爱钱的“人民艺术家”形象。直到梁博自己跳出来说,谁不爱钱呢?这不太假了吗?

只是时候未到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几年前有天,梁博正吃着饭,手机震动了一下,信息是那英发来的,我哭了,从此之后你要做你想做的事情,从我拍你那一瞬间开始,我就笃定你不是俗人。

实际上那一天梁博的手机炸了,一条条祝福蹦出来,一个接一个的电话,祝福,恭喜,更多的是感慨,你小子这几年折腾得挺精彩啊。

梁博放下筷子,给那英回了一条,老师,我等了你好久。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当初台上的那英和梁博


那天刚刚《歌手》播出,梁博踢馆,带着自己的乐队,“对每一个乐器的收音、演奏跟弹奏出来的音色,都是讲究。”梁博开口唱了《男孩》。

这是梁博的要求,节目组本来想要的是《灵魂歌手》,但梁博认定《男孩》能引发更多人的共情,从节目效果来看更好。

你看,谁说梁博排斥名利?

到了第二期,灵魂歌手,开唱瞬间,击碎万颗心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李健罕见地夸了人,今天的《灵魂歌手》,似乎触及到我们这些歌手的灵魂,现场的震撼力,超过唱片十倍或是一百倍。

歌中有几句歌词是这样,“电视里的节目,让人看得想哭,我的那些朋友,争先恐后,急着去做奴隶,急着抛弃自己。”

现场演出时,字幕变成了“急着去做努力”,这是梁博自己要求的,能让更多人听到,回头再在音乐软件上听原版,这是梁博的策略。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策略里也包括见好就收,在歌手互投环节,梁博获得第一,这人倒很清楚自己不会走得太远。突围赛前,梁博说自己的突围宣言就是绝不突围,搞得导演脑壳疼,“我求求你了,咱换一个吧。”

梁博最终唱了一首《日落大道》,节奏舒缓,确实不适合突围。日落大道,是他在美国时去录音棚一定会经过的地方。

梁博像个每过一段时间,就乍然出现又猛然匿行的“高人”。赛后媒体采访时,问他,这回出来上了综艺,是不是又要消失一段时间了?

梁博摇头,不是不上综艺,《歌手》这节目也找我好几年了,以前不来是只能唱翻唱,这不一能唱原唱我就来了吗?只要有合适的综艺,咱就上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于是这回他就蹦到了《我是唱作人》上头。节目还没播出,官微发微博时@了他,他转发,什么也没说,就四个字,“配合宣传”。

万万没想到,观众很吃梁博这套冷幽默。节目播出后,不少人在微博大抒特抒,“梁博弹得不是琴弦,是我的心弦。”梁博听说后回道,我没弹她心弦,弹得真就是琴弦。

他有意避开一切把自己拔高的评价。

《非常静距离》节目录制前,导演想把吉他放梁博坐的沙发上,梁博直接一胳膊抬上来,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,导演说我以为这是他生命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。

梁博回怼,网络上净是这种虚假信息,害死艺人。谁说这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?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被抒情腔“惊吓”的梁博老师


众人皆知,梁博喜欢汪峰,在大学期间组乐队时就翻唱了不少歌,被称为“小汪峰”。但是汪峰吧,现在是座尴尬的半壁江山。所以不少人都觉得梁博喜欢的,一定是“鲍家街43号”那时候的早期汪峰,而不是现在这个。

其实梁博挺喜欢现在汪峰的作品,只是自我感觉嗓子和阅历没到时候,唱不出来。

前两年他和汪峰两人,一人一瓶酒,面前摆个烟灰缸,坐在一间暖黄灯光的小酒馆里聊大天。这个短视频采访里,两人聊到“文艺”这个事,梁博自我解嘲,“我爱吃土豆炖豆角,我还文艺吗?”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梁博爱吃土豆炖豆角,闲了看电影最爱看爆米花电影和动画片,没灵感时,爱听成龙,找找“那种深情和质感”。曾跟人唠嗑时,说出金句:东北炕上写不出摇滚乐。

对了,也爱名利,只要时机对,凭自己的作品本事名正言顺地赚过来。有什么不对?

所以“我爱吃土豆炖豆角,我还文艺吗?”这个问题的答案,大概不能看他消费了什么,要看他做了什么,拿了什么作品出来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挺会接梗


早在梁博的第一张专辑里,他就埋下了一颗彩蛋。第八首歌叫Bruce Lee,李小龙的英文名,也是梁博给自己取的英文名。

李小龙在搏击上,未必是第一人,他绕过各种名目门派,认定搏击“没有招式没有套路”,梁博喜欢这种直接和干脆。

如今他站在《我是唱作人》舞台上面,也是不耍花腔,玩的了7分钟这个挑战观众耐心的长度,能做复杂且层层递进的编曲,也能唱简单的情歌。流行、后摇、盯鞋,不拘风格,都被揉进一首歌里。

李小龙只有一个目的,击倒对手。梁博也只有一个目的,好听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那些综艺效果,更像是这个人无意之下,因为过于简单,和周遭复杂环境碰撞出的喜剧效果。

曾有回和歌迷互动,一旁的主持人让他用“与其……不如”造句。

梁博低头想了一下,抬头说了十四个字,

与其跟你们说话,不如给你们唱歌。


导演克星,面瘫梗王,梁博:你可以粉几天就走,我没关系



参考资料:

专访梁博:“废话,我就是灵魂歌手”

音乐少年梁博:我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| 着调专访

梁博:我是灵魂歌手,可没那么愤怒

梁博:他是食人间烟火的灵魂歌手,沉寂5年后,借助《歌手》重回舞台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zhanglangs.com/tiyu/16930.html
(本文来自初之心态整合文章:http://www.zhanglangs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zhanglangs.com ©2017 初之心态

初之心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