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之心态
当前位置:首页 - 体育 >

人物访谈|为了“禅乐宜春”——大可法师的禅乐情怀

2019-07-28来源:中文科技资讯

宜春市“非遗”古琴传承人、仰山栖隐禅寺大可法师



为了“禅乐宜春”

——大可法师的禅乐情怀

曾福龙





他不是宜春人,却对宜春情有独钟,为了宣传宜春的禅乐默默地奉献自己的艺术才华,为宜春的禅宗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他就是宜春市“非遗”古琴传承人、仰山栖隐禅寺大可法师。


结缘仰山


他是贵州人,毕业于艺术学校,出家前曾经是一位自由音乐人,从事了二十多年音乐生涯,在自由音乐的天地里干得有声有色。他不仅能够熟练地演奏钢琴、吉他等多种乐器,而且有一副好嗓子,酒吧演艺厅、商业性的演出舞台都曾经留下了他的身影,录下了他雄浑、宏亮的男高音。

正当他的自由音乐人事业如日中天时,他却感到了疲倦,产生了厌烦情绪,想离开音乐舞台。

“你当时自由音乐人不是干得很好么?”我说。

大可法师点点头说:“是干得不错,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就算成名成家又怎么样?还不是匆匆而过几十年的光景?我讨厌那种灯红酒绿、轻歌曼舞的生活,想换一种活法。”

“换一种活法可以改行干别的,为何要出家呢?毕竟出家人是少数啊。”我说。

“这就是因缘。”大可法师说,当时他有四个好朋友,其中一个也是音乐人,经常在一起聊天时都流露出想出世的念头,觉得人生在世几十年光景,整天打拼,忙忙碌碌,到头来还是一场空,实在没意思。“我来到宜春仰山栖隐禅寺完全是一种机缘,是命中注定。”大可法师说,那是二○○六年十二月的事。那时,他在福州演出,一位好朋友正在仰山协助养航法师建造仰山栖隐禅寺,打电话给他,请他来仰山看看,反正从福州回家也要经过宜春。大可法师接到电话二话没说,果真来到宜春仰山栖隐禅寺。到了仰山栖隐禅寺,大可法师立即被此处的风景和风水吸引住了,顿生一种回家的亲切感。“我当时感觉就是我前世一定是在这里修行,现在是回家来了。”大可法师说,他当即便在心里对自己说:这就是你的归宿,来此修行吧!

回到家里,大可法师立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母亲,希望母亲支持。母亲大吃一惊,说:“你父亲走得早,我把你们兄妹四人拉扯大容易吗?你现在四十岁的人了还没成家,要是出家了这辈子不就没生儿育女吗?”大可法师耐心地说服母亲:人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传宗接代,而是为了修行,为了来生,为了了缘。经过两年时间的反复开导劝说,母亲终于默许。二○○八年,大可法师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仰山栖隐禅寺修行。

钟情古琴


我知道大可法师是宜春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的传承人,便好奇地问他:“你的古琴是在学校就学会了还是来到仰山栖隐禅寺以后学会的?”大可法师含笑说:“来到仰山栖隐禅寺以后学会的。这又是一种机缘。”

二○一五年的一天,大可法师一位在佛学院念书的师兄来到仰山栖隐禅寺。大可法师见他背上背着一个钓鱼袋似的袋子,便开玩笑说:“师兄还喜欢钓鱼啊?”师兄不解。大可法师指了指师兄背的袋子。师兄恍然大悟,笑着解释那不是钓鱼袋,是古琴袋子,里面装着一架他自己做的古琴,带来敬奉给养航师父的。说着便取出古琴给大可法师观看,并说这是一种不简单的琴。大可法师说这不就是一架古琴么?师兄说这古琴可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。大可法师凭着良好的乐律知识,操起古琴马上拨弄起来,弹出了一首曲子。师兄十分诧异地看着他,说:“你无师自通啊?”

“其实我当时也就是随便拨弄几下,要真正学会古琴绝非易事。古琴的曲谱既不是五线谱,也不是简谱,而是减字谱。”大可法师说,《红楼梦》里写到有一次贾宝玉看见林黛玉看“古琴谱”说她看天书,因为林黛玉会弹琴,贾宝玉不会,所以不识。

师兄虽然将古琴敬奉给了养航法师,但是养航法师法事繁忙,没有时间弹古琴,一直闲置着。于是,大可法师便向师父借来古琴练习。

“你为何对古琴情有独钟呢?”我不解地问。

“这也是因缘。古琴不是一种演奏的乐器,在佛门是一件法器。过去许多禅师都弹琴。琴师同禅,禅师鼓琴,琴禅相通,以琴载道。我今年应邀到泉州参加弘一大师出尘100周年纪念论坛时还亲见并演奏过弘一大师用过的玉泉琴。”大可法师说,“南宋绍兴年间,袁州慈化寺的普庵禅师留下了《普庵咒》,《普庵咒》不仅是著名的佛家咒语,而且是中国古琴著名曲目。宜春是《普庵咒》的发祥地,为了弘扬佛法,我决心学会古琴,弹《普庵咒》。”

为了熟练地弹奏古琴,大可法师专程到书店购买了关于古琴演奏技巧的书籍和古琴谱,每天利用功课之余勤学苦练弹琴技巧,并先后游学于当代古琴名家,如杨青、赵家珍、巫娜、周水涛等等。宜春是月亮之都,又是禅宗圣地,为了弘扬宜春禅文化,市政府有关部门决定从佛门弟子中寻找一名古琴传承人,自然非大可法师莫属。二○一八年,宜春市正式批准大可法师为“非遗”古琴传承人,并向省和国家申报此项传承人。

倾力禅乐


禅乐是佛家独有的音乐,与普通音乐有着天壤之别,对于信众有着极大的震撼作用,能够起到洗涤心灵的效应。“我第一次听见禅乐《观音偈》泪流满面。那种慈悲、那种大爱深深地感染了我,震撼了我,降服了我。禅乐真不是普通的音乐!”大可法师说着便微眯着眼睛,悠悠地唱起了几句《观音偈》,我虽然听不明白他唱的什么内容,但是那低沉、舒缓、悠扬的旋律确实不同凡响,能让人躁动的心灵迅速沉静下来,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。若是较长时间听下去,很可能真会泪流满面。

为了打造具有宜春特色的禅乐,大可法师倾力创作“禅乐宜春”。为此,他做了几件意义非凡的事情。

首先,大可法师自创了一堂课,取名“音声说禅”,讲给信众听。过去讲经都是口述,并且比较难懂,有的信众甚至听得昏昏欲睡。为了改变这种情况,有效提高说禅效果,大可法师另辟蹊径,针对性地进行“音声说禅”,伴随着悠扬舒缓的禅宗音乐吟诵经典,效果明显改善。许多信众甚至一些七尺男儿听得泪流满面。

其次,为了宜春禅乐“申遗”,大可法师挖掘整理了诸多传统禅乐,创造了弹水晶颂钵曲目。传统的颂钵是金属做的,在西藏佛家是一种法器,由于声音低沉、悠扬,具有极好的疗愈作用。德国人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造,改用水晶材料做颂钵,敲出来的声音更通透、清亮。大可法师用一组最少七个颂钵装上多少不一的水,插上红蜡烛,敲出不同的音质,形成一种特殊的音乐,不仅具有疗愈效果,而且有助于信众听经。

再次,参加和举办各种禅乐活动。二○一五年,大可法师与宜春市佛教协会会长、圣愿法师一道进京举办《普庵进京》专场推介会,推介宣传《普庵咒》。二○一八年春节期间,大可法师赴张家港参加由中国古琴协会举办的古琴春晚会,演奏古琴《普庵咒》。二○一八年夏天,为宜春禅乐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,在禅博园梵呗厅举办禅宗音乐会,专门演奏了古琴和水晶颂钵禅乐,为“一花开五叶”的五宗演唱宗板偈,深得佛家好评。十月份月亮文化节,大可法师又在禅博园举办“禅月印心”大型专场禅宗音乐会,成为月亮文化节重台戏之一,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。

大可法师所做的这一切努力,目标都是朝着“禅乐宜春”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进军的。因为“申遗”不宜内容单一,所以,大可法师千方百计、殚精竭力地创作、演奏具有宜春地域特色的禅乐,与古琴一道形成宜春禅乐,才有申报成功的希望。

尽管大可法师秉着但问耕耘、莫问收获的精神执著地从事着“禅乐宜春”的创作和演奏活动,但是一分耕耘必有一分收获,我深信,只要孜孜不倦地坚持下去,“禅乐宜春”“申遗”必定获得成功!我翘首以盼,期望这一天早日到来,为宜春这个“禅宗圣地”增光添彩。



作者曾福龙和大可法师







编辑:陈玉桔          

策划:贺凤珍

审核:林高兴     

投稿邮箱: yc326326@126.com 

协会地址:新康府庄园(环城南路699号)


弘扬传统文化|传播宜春人文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zhanglangs.com/tiyu/2949.html
(本文来自初之心态整合文章:http://www.zhanglangs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zhanglangs.com ©2017 初之心态

初之心态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